钱塘江丨浙报集团赴荆门记者胡元勇:总有一种力量在我心底涌动

无限金华客户端4月4日消息

胡元勇工作照。

“你跟家人商量一下,能否明天跟浙江省医疗队去湖北荆门采访……”

“早就商量过了,随时可以出发!”

——这是2月22日晚我跟部门主任的通话。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作为党报记者怎能缺席?我心底早有一股力量在不断冲击。

随白衣战士毅然踏上征途,我开始了37天将会终生铭记的抗疫采访,有苦有累还有怕,但值得。我在荆门一线看到了湖北人民的从容坚持,看到了浙江援鄂医护人员的无私无畏。

37天里,我每天都被一种精神驱使着脚步。病房里时时刻刻发生的感人故事,可爱可敬的浙江医疗队员们的战斗和坚守、奉献和付出,让人莫名感动。这里不需要响亮口号、不需要矫情文字,只需我打开相机默默记录,记录每一个危险的、悲情的、欢乐的、轻松的时刻。在这里,有幸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再多辛苦也值得。

其实初到荆门时,面对陌生环境,我心理压力巨大。荆门的水我都不敢喝、床不敢睡,觉得这里什么都可能被污染了,几乎天天失眠。第一次进隔离病房时,我感觉手都在发抖。重症病房就像战场,战斗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有位年轻护士说,从来没有见过重症病房一天有这么多人去世。

荆门是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较高的地方,浙江医疗队没有来之前,一度在湖北排第一名。浙江医疗队来荆门就是要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确保医护人员零感染。

重症病房的医生穿戴得像个外星人,四层防护服长时间穿在身上会发痒,但又不能去挠,只能忍着。长时间戴口罩脸上会有压痕,容易过敏,脱下防护服又全是汗。重症病房,虽然没有硝烟,但每一分钟都可能是生死之隔。

也是在这里,医疗队给最危险的地方带来生的希望。荆门两位出院的重症患者说,如果没有浙江医疗队来,我可能都捐遗体了。要知道,新冠病人的心理压力非常大,见不到亲人、看不到朋友,连手机也不能有。缺少陪伴会让病人陷入深深的孤独和无助。每天面对穿得像外星人一样的医护人员,患者有说不出的惊恐,病人渴望活下来的眼神让人揪心。有的重症病人会忽然发疯一样拉护士的衣服。当气管被切开时病毒弥漫室内,可想而知衣服被拉破有多危险。重症室是与死神抢人的地方,很多患者在这里经浙江医疗队的治疗得到了第二次生命,治愈出院。

疫情结束,我想吃火锅,我想好好睡觉,我想看周杰伦的演唱会……不要说病人,我们的医护人员也有如此简单而天真的念想。

这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平凡人,他们就是一群穿着一身洁白防护服的孩子,生动而可爱,专业而可敬。

“浙”就是爱,“荆”生难忘。浙江支援荆门医疗队圆满完成各项任务,于3月28日上午启程返回浙江。荆门市举行欢送仪式,深情送别不远千里支援荆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浙江儿女。许多荆门百姓自发地从四面八方赶来相送,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向医疗队员们表达敬意与感谢。

荆门人民这么说:谢谢你,为荆门拼过命,而浙江医生这么说:荆门是一座非常温暖的城市,充满爱与真诚的城市。

疫情让人和人隔开很远,却让心与心更加贴近,病毒可以为我们设下屏障,但永远也隔绝不断我们心中的那份“爱”。当离开荆门这座素昧平生的城市时,我的心底确实有一种爱意在涌动。

编辑:卢洁/责编:严可为/监制:李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