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员观察②丨谣言也是病毒,疫情帮我们提升媒介素养

微信图片_20200205175508.png

此次疫情算得上近年中国社会出现的少有大事之一。

事件越大,越容易对人们的心理和行为造成影响,如同一根棍子搅动一塘池水。此时,总有一种东西免不了泛起——谣言。

此次疫情发酵的过程,也是各类谣言大量招摇过市的过程。谣言固然让人有受骗后的恼火,但如此大规模的谣言集中展示,也给了我们一次好好分析谣言、看透谣言的机会。如同新型冠状病毒一样,谣言对社会而言也是一种信息病毒。患者被病毒侵袭后可能会产生抗体。谣言集中传播,也有利于增强社会和公众对信息病毒的识别、抵御能力。

那么,普通民众该如何识别谣言?

前几天,一位朋友突然给我发来一条信息,说:杭州所有高速路口要封闭了。我一惊:你怎么知道?他说,一位亲戚参加了某个会议,会上说的,会议刚结束。我一听,顿时就怀疑。因为我知道,他这位亲戚不是公务人员,他所传递的信息未必可靠。而且,一分析,就不难知道关闭所有高速路口干系重大。我当时就说,恐怕不大可能。他不信,说你就等着吧。结果,当天晚上,浙江新闻客户端就发出辟谣报道……

以这一小事为例,我们对谣言的甄别不妨从三个方面进行:传播者、信息源以及信息本身。

首先看传播者。我们看到一条事关重大的信息,不能确定真假时,不妨先看看传播者是谁。通俗点说,信息是隔壁老王说的,还是某个不知名的自媒体报道的,还是正规媒体报道的?

显然,其可靠性是要排排序的。如果是隔壁老王,那么可信度就不怎么样了。如果是市场化自媒体报道的,恕我直言,其可信度就更差了,可能还不如隔壁老王。如果是正规媒体报道了的,那么可靠性就大一些了。但是,即便是正规媒体,对某些重大信息,也要甄别。比如,一家区域性都市类报纸,与新华社、人民日报的报道哪个更权威?恐怕还得是后者。

所以,关于杭州关闭所有高速路口的消息出来后,我第一时间就打开浙江新闻客户端,发现没有报道。这么大的事情,没有权威媒体报道,那么基本上可以暂时作为信息垃圾过滤掉了。

其次看信息源,就是信息的最初来源。比如说,隔壁邻居突然告诉你说,喝茶可以防治肺炎。你肯定要问:是吗?谁说的?然后,邻居告诉你,说今天我去医院,某个医生说的。那么,这位医生就是这条信息的来源。但是,这个信息源的权威性如何呢?同样要排排序。比如,2月4日,李兰娟院士团队就发布最新抗病毒研究进展,称“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两种药物的抑制效果在体外细胞实验中得到证实。那么,两相比较,李兰娟院士作为信息源的权威性显然要高于一名普通医生。

再次看信息本身。如果这条信息本身逻辑性混乱,表述含糊,前后矛盾,违背常识,那么其很可能就是“假冒伪劣产品”。

当然,同样是谣言,其性质恶劣程度也有不同。一种是纯粹开玩笑,说一些段子。这种玩笑一般人都能识别。你当真,那可能你自己要反省了。还有一种同样是编造,但就不能算是段子了。比如,前段时间有人编造南京“封城”的消息,说得有鼻子有眼。这是刻意编造,而且事关重大,算得上“正宗”谣言。结果,不出所料,此人很快被南京警方刑拘。所以,玩笑不能乱开,得掌握火候和对象,玩大了就吃不了兜着走。但还有一种更狠的谣言,那是唯恐天下不乱,火上浇油,趁势作乱,刻意通过谣言增加社会不稳定因素或为自己谋取利益。这种谣言的下场,当然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降低谣言对社会的损耗,归根结底一方面需要政府部门及时发布真实信息,权威媒体及时发声、广泛传播。另一方面,在这个自媒体高度发达的时代,公众亟需提升媒介素养,具备基本的辨别是非能力。

在和平年代,人们唱着“娱乐至死”。不少人声称,不看新闻。但是,关键时候,信息对我们的重要性就开始凸显了。所以,国家大事、关键小事,作为现代人该关注还得关注。所幸,现在中国官方媒体都在开展媒体融合,很多都有了客户端,对信息进行全天候报道。所以,老百姓如果对某个信息不太确信,不妨第一时间打开这些客户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