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朗读】朗读者:唐林铭《白马翰如(节选)》

无限金华客户端10月25日消息

白马翰如---木心(节选)

作者:木心  朗读:唐林铭

任何理想主义,都带有伤感情调。

所有的艺术,所已有的艺术,不是几乎都浪漫,是都浪漫,都是浪漫的,这泛浪漫,泛及一切艺术。当我自身的浪漫消失殆尽,想找些不浪漫的艺术品来欣赏,却四顾茫然,所有的艺术竟是全都浪漫,而谁也未曾发现这样一件可怕的大事。

傲慢是天然的,谦逊只在人工。

上帝不掷骰子,大自然从来不说一句俏皮话。人,徒劳于自己赌自己,自己押自己。

往常是小人之交甜如蜜,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也还像个话,甜得不太荒唐,淡得不太寂寞。后来慢慢地很快不像话了,那便是小人之交甜抢蜜,君子之交淡无水,小人为了抢蜜而扑杀,君子固淡,不唔面不写信不通电话,淡到见底,干涸无水。

每见著名文人,因评画而猝然暴露其无知、无识---“文”“画”同源,故彼虽以文著名,大抵曲文阿世,世亦阿之而已。

A:“我看,你对人类世界,总归还是热情的。”

B:“热过了的一点点情。”

戏剧家,小说家之所以伟大,是他们洞察人心,而且巧妙地刻画出来---这“人心”。到二十世纪中叶就变了。哦,不是变,是消失了。从前的“人心”被分为“好”“坏”两方面,嚷嚷好的那面逐渐萎缩,坏的那面迅速扩张,其实并非如此,而是好的坏的都在消失,“人心”在消失,从前的戏剧和小说将会看不懂。

不时瞥见中国的画家作家,提着大大小小的竹篮,到欧洲打水去了。

最佳景观:难得有一位渺小的伟人,在肮脏的世界上,干净地活了几十年。

哲学家,言多必失,失多必谬。

就“生”而言,“死”是丑的,活着的人不配议论“死”的美。

梵乐希的名句:“你终于闪耀着了么,我旅途的终点”

这是诗,是艺术,而人生的实际是什么都不闪耀,乃为终点。梵乐希也不例外。

我在童年、少年、青年这样长的岁月中,因为崇敬音乐,爱屋及乌,忍受种种以音乐的名义而存在的东西,烦躁不安,以至中年,方始有点明白自己是枉屈了,便开始苛刻于择“屋”,凡“乌”多者。悄悄而过。

朗读者:唐林铭

2016年进入宁波银行金华分行,现任职于宁波银行金华兰溪支行。

欢迎投稿爱朗读的你可将你的音频、视频作品+作品文字+朗读者文字简介+朗读者照片发送至jhwebsite@qq.com。【我们爱朗读】邀请你来发声!

责编:沈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