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事快评】乡贤治理:需要探讨的几个问题(之二)请给我回去的理由和阶梯

无限金华客户端8月30日消息 金华广电特约评论员 吴远龙

乡贤中,那些户籍不在的或游走于体制之内的公务阶层,或市埸打拼谋生的商界精英,是相当特殊的群体,他们离乡又离土,老家甚至已无寸土片瓦,可是,家乡的情结依然很浓,只要给予足够的理由和阶梯,其实,是非常想常回家看看,为家乡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的。那么,问题来了,回家的路在哪儿?家乡,你如何让他们愿意回,回得去?

一者,当多些情感的联络。武汉、苏州、景德镇、衢州各地调研座谈时,乡贤们动情地说,其实,要求并不高,只希望经常听到家乡父母官节日里轻声的却暖暖的一声问候,经过当地时哪怕一刻钟的仪式般的看望,商会重要活动时家乡父母官短暂的出现,收到哪怕一纸贺电一条微信,以及家乡重要活动时的一封哪怕客套的邀请函。可是,有吗?好像很少。人是感情的动物,情动,心动,才会有回报家乡的行动。为什么,非得等用到了,才想起了“工具”的作用。

看来,需要一个制度化的常态化的定向定位的沟通联络机制及其行动,按说,这不难吧?

二者,急切需要制度上的破题。事实上,除了情感联络不足外,现行的法津、政策、制度,也把不少乡贤挡在家乡的门外,不少乡贤说,我事实上已成为家乡的绝缘体,老家已无任何立足甚至短期停留的空间和依托,又不允许我依法花钱找个苟且安身的窝,我回哪儿去?更加纠结的是,对于那些体制内的有点小地位的“官”来说,头上又多了一↑套套着:不得在乡贤会有任何兼职,名不正,则言不顺,是焉。如此看来,急需顶层设计,从购房、租房和干部管理等法律政策制度层面,为乡贤回家撕开一个口子。

其三,建构乡贤回家的基本舞台。从各地实践情况看,乡贤会组织的制度化、功能化甚至实体化的架构至关重要,网不织好,何以网住鱼?

当然,乡贤回家的路,还需要最基础的条件保障,即便顶层破题很难,即便临时性的工具性使用的回家,乡贤的吃喝拉撒,人情味角度,也得有个基本的保障供给,总不至于让一腔游子情的乡贤在家乡的街头再次流浪吧?

乡贤回家,路,很近,又很长,何时,让乡贤愿意回,回得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