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调研手记㊱】磐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 陈新森:文化礼堂 为乡村振兴植入文化基因

无限金华客户端8月20日消息

编者按

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的重要指示精神,2018年,市委发起一场贯穿全年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当好新时代金华答卷人”大调研,全市上下第一时间动员部署、全员行动。4万余名党员干部深入全市147个乡镇街道、3300多个村(社区)以及企业、机关、学校等开展大调研,实现了调研主体和调研对象的全覆盖。当前,金华正处在奋力推进现代化都市区建设的关键时期,对做好调查研究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无限金华客户端特开设《大调研手记》专栏,形成以调研抓工作、促落实的良好局面,记录全市各级党员干部如何通过大调研转作风、抓落实、促发展。


磐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 陈新森:文化礼堂  为乡村振兴植入文化基因


从 2013 年试点开始,5 年多时间,104 家承载着乡愁记忆和文明新风的文化礼堂在磐安大地拔地而起。如何进一步发挥好文化礼堂的作用,使其从物理性的项目建设转变为文化性的持续浸润,为乡村振兴提供不竭的动力?如何让文化礼堂在现有的建设标准和要求下,呈现多样性、体现特色化、增强吸引力?带着这些问题,近期,我到新渥街道、方前镇、盘峰乡、玉山镇、双溪乡等地展开调研。

文化礼堂:触得着的生活

新渥街道永加村是远近闻名的中药材种植村。路边田地、山坡上随处可见绿茵茵的贝母,长势喜人、丰收在望。永加村在原有古祠堂的基础上修葺改造成文化礼堂,既增强了历史厚重感,又增强了村民的认同感。我建议他们以图片、文字和实物的方式重点展现中药材种植历史和中药材文化,使村文化礼堂兼具中药材文化馆特色。

在方前镇后朱村时,一批游客正在小吃展示馆内观看墙上的方前小吃图片。后朱村把方前小吃展厅“搬进了”文化礼堂,展示满满当当挂了一墙。“老柜台、老桌椅、老工具,老村的生活场景在这里本真、立体地呈现了出来,馆内的布局透着一股老底子的味道。在这里,村民、游客能体会到原汁原味的乡村生活及方前小吃的制作场景。在磐安,许多村的文化礼堂不是机械化的照搬照抄,而是乡土生活的真实空间。呈现摸得着的生活,才是文化礼堂的题中之义。

文化礼堂:看得见的文化

榉溪村文化礼堂集孔氏家庙、善祠堂、九思堂、杏坛书院为一体,儒家文化精髓在这里得到了集中展示。走进九思堂,二楼的榉溪讲堂宾客满座,一场关于乡村振兴的头脑风暴正在进行着。当地孔国军说,他们在九思堂设立了土布非遗和木工体验基地,榉溪乡村文化旅游专业合作社也已经注册成功,他们设计生产的木制品、竹制品等创意工艺品接到了多批订单,即将销往海外。如何将传统文化与当代生活进行对接,将文化和创意产业有效融合,让优秀传统文化焕发出时代的亮光,榉溪村文化礼堂进行了很好的探索。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源头村,有意境、有故事,而且有示范意义。源头村是今年新申报的文化礼堂实施村。调研时,我建议源头村文化礼堂建设围绕习近平总书记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论,重点展示那些保护环境的最美人物和村庄故事,打造以源头文化、生态文明为特色的文化礼堂。通过打造“接地气”的文化礼堂,才能让乡村文化真正看得见、记得牢。

文化礼堂:记得住的乡愁

走进玉山镇林宅村的文化礼堂,犹如进入了一个小型的农村“博物馆”,村史档案馆内的农耕文化展览馆、家庭档案馆、古临泽村遗迹(大兴国遗迹)馆、名人档案馆等特色小馆,真实记录了林宅村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历史。文化礼堂所蕴含的浓厚地域文化元素,不仅包含着一个村落的历史文脉,更成为生长在这里的每个人的文化烙印,让人们记住乡愁,守护好文化根脉。

在双溪乡傅宅村调研时,我见到了负责展陈资料收集的傅加福老人,一起查阅《傅氏宗谱》,探讨《悦举堂记》。交谈间,发现老人对傅宅村历史人文如数家珍,对村庄文化挖掘和礼堂建设也非常热心。由此我想到,磐安的乡村不缺文化底蕴,缺的是善于发现挖掘本地文化的人。只有善于挖掘,才能打造一座座“看得见历史,记得住乡愁”的乡村记忆馆。

文化礼堂:享得到的幸福

2018 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出,公共文化资源要重点向乡村倾斜。在横路村文化礼堂,最吸引我的就是文化礼堂门口那张排得满满的活动安排表。2017 年开始,村文化礼堂开展了排舞、唱歌、乡音宣讲、老年电视教学班等活动约计 200 多场,各类活动几乎从不间断。文化礼堂实实在在给村民和游客提供了充沛的文化给养。

盘峰乡大岭头村平均海拔 700 多米,是全县“共享农屋”项目试点村之一,每逢夏天都会有不少杭州、上海的游客来此避暑。村里的文化礼堂,去年开展了八十多次活动,不仅有炼火、舞龙等民俗活动,还举办了最美村民评比、九九敬老、读书节等活动。文化礼堂的存在,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村民的生活方式。

乡村振兴,文化必须同行。通过这些天的调研,让我深切地感受到农村文化礼堂不仅是老百姓的“活动乐园”,更是他们心有所寄的“精神家园”。今年,我县要新建 24 家文化礼堂,如何做到“一村一品”“一村一景”“一村一韵”?我想,只有基于一段历史一村传承,把文化礼堂建设成为村庄的文化形象、文化地标和文化殿堂,才能让文化礼堂真正有血有肉地活起来,发挥好承载乡愁、展现乡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独特作用。

文化礼堂建设,要唤醒乡愁记忆。村民在长期的实践中积累起的各种生活经验,特有的美食、工具、仪式、服装、居住环境以及庆典,都是农村区别于城市的特殊印记,也是不同农村文化礼堂之间鲜明的标志和区分。从建设载体的选择,到风土人情的展示,乃至集会活动的举行,农村文化礼堂的每一个元素都要扎根于真实的乡土生活。只有农民积极参与,并把日常生产生活融入文化活动,使文化形式和内容与村庄实际、村民生活密切联系起来,使农村文艺活动具有强烈乡土气息,并为当地村民喜闻乐见,农村特色文化才具有生命力,农村文化礼堂才能让农民心有所寄,情有所依。

文化礼堂建设,要传承乡土文脉。农村文化礼堂的建设,

是一个挖掘乡土特色,保护乡村文化的过程。榉溪的儒家文化、玉山的茶文化、新渥的药文化、方前的小吃文化……每个村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村庄故事和文化特色,珍视历史传承,挖掘本土文化,延续文化脉络,做好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的结合文章,才能让文化礼堂真正焕发出自身的魅力和韵味。各具特色的乡村记忆馆、农耕馆、非遗馆、家训馆、展览馆,让我读到了不一样的故事,领略了不一样的美。文化礼堂既可以是非遗的传承空间、活动场所,也可以是创意产品的线下体验点及传统手艺学习点,将文化礼堂与文化创意产业相结合,与乡村旅游相结合,做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让文化礼堂真正为农村发展带来生机与活力。

文化礼堂建设,要激发乡村活力。文化礼堂不只是一幢建筑、一个躯壳,而是一个要发挥长效作用的文化阵地。群众到文化礼堂里来,不是要干坐着聊天,他们需要的是各类书法、戏曲、歌舞等等文化活动的滋养。只有注入文化活动,文化礼堂才有了魂魄。建立涵盖文艺、宣讲、科技、教育、卫生、志愿等多领域的“大菜单”制度,把选择权交给群众,才能更好地满足农民群众多样化的精神文化需求。广泛开展“我们的”系列活动,过好“我们的节日”,办好“我们的村晚”,唱响“我们的村歌”,弘扬“我们的传统”,调动群众参与积极性,激发强大文化内生力。通过“造血式”的“种”文化,播下种子、培养人才、塑造品牌,农村礼堂文化才会更具生命力、吸引力。

 


(责编:严可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