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事快评】换马甲的形式主义:板子不应全打在基层身上!

无限金华客户端8月2日消息 金华广电特约评论员 吴远龙

敲下这几个字时,心里有几多不安,担心与当下强调“担当”的形势不符,也怕得罪人。可是,看着各种变了形的、换了马甲的形式主义,把基层折腾得那个苦逼,及其形式主义造成的伤害,又忍不住瞎操心唠叨几句。

按说,经过持续多年的反“四风”,形式主义现象应得到基本治理,可眼瞅着各种传阅不完的文件、开不完的会议、填不完的报表、报不完的材料、做不完的台帐、留不完的痕迹、应付不完的考核验收以及几十个微信群公众号对基层干部的捆绑和“五加二白加黑雨加晴”还忙不完的伙计,不得不说:根治形式主义何其任重道远!

近来,官方权威媒体也多次刊文痛陈反映在基层的如“精准扶贫变成精准填表”“高质量完成工作变成高质量弄好材料码好档案”“标准化变成格式化一样化”以及所谓的事事“痕迹管理”等等形式主义的危害,说明高层也已注意到这个问题,这是好事。

然而,从主体舆论情形看,往往只说基层此类现象严重,并且将此简单归因于基层干部作风不实,素质不高,本领不强。诚然,形式主义在基层的各种变异,基层自然当承担一定责任,但只把板子打在基层干部身上,显然是极不公允的。事实上,问题表现在基层,根子却出在上面!

那么,除了基层干部自身原因外,根源究竟何在?根据我经常基层踩泥巴的了解与痛苦的思考,主要在于:

其一,大包大揽事事承诺的保姆式行政运行方式。以人为本,这天经地义,但不等于大事小事事事包揽,负责任敢担当不等于事事承诺拍胸脯。想管的事多了,承诺的东西多了,而事实上很难全管过来、都兑现到位,于是在“承诺书”“责任状”的驱动下,做起了各种形式主义的表面文章,有的干脆作假糊弄上面,也糊弄群众。讲到底,这是不正确的政绩观在驱动。

其二,层层加码的压力传导。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不仅所有的路线方针政策和重大决策重大部暑重大项目重要民生实事和各种利益诉求回应、各式矛盾纠纷调处,事无俱细,最后全部要靠基层这根针插下去,而且,一层一层加码,几年的任务被缩成一年,一年的任务被减成几个月,各种“攻坚战”满天飞,不管是否符合实际,也不论有无条件,是否符合程序,一个棒子挥到底,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责任状签到底,一个压力传到底,那个压力山大,不在基层你岂知?在一级压一级、基层再无处下沉压力的无可奈何情势下,在基层“权小事多责任大”的权责不对称格局下,劣币驱逐良币,形式主义就在所难免了。

其三,层层递进的考核检查。曾经,考核检查评比泛滥现象得到过一定整治,可是,近年,又开始变着法子多起来了,不仅本是上级部门职责的事被以“重心下沉”的名义推卸到基层,不仅要求挂牌建机构设阵地以示重视,不仅只以一种上面“坐在办公室里想出来”的标准死考基层,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又“插上”了“信息化”“智能化”的翅膀,几乎每项工作都要建“微信群”,有的一项工作几个“群”,不仅要纸质材料“留痕”,而且必须在“微信群”里“留痕”,否则,口说无凭,干了白干,“生杀”大权全掌握在上面,如过不了上面的关,“追责”可不是闹着玩的。在这样的制度设计下,迫于“自保”,形式主义的应付又岂能避免?基层之苦之憋屈,上面可曾知道?曾经,我对箬阳山里好好的有乡味的泥土房被格式化的“穿衣戴帽刷脸”很是不满,后来,闲聊中当地主官叫屈“不这样通不过验收,拿不到补助资金,还要被通报,甚至问责免职”,哦,我深深地同情理解,但又与他们一起有某种悲哀,甚至一定的愤怒……

诚然,还有其他的原因,真心不忍再深究。

形式主义伤害事业,伤害人民利益,影响基层干部形象,也影响执政形象,这个,基层干部也懂。但,很多事,不是基层所能左右把控,更不是基层所能解决的,而且,基层干部也是受害者,“有谁知道我们之累之苦之憋屈?”这是我经常听到的来自基层的原生态心声。因此,板子不能只打在基层干部身上,治理也不能只拿基层开刀,而应以上率下,多在深层次的体制机制改革、工作导向校正、基层治理模式创新方面作些探索,用些真招,下翻苦功,怕就怕“认真”二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