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调研手记㉙】市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 方宪文:问计城市生活垃圾分类

无限金华客户端7月9日消息

编者按

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的重要指示精神,2018年,市委发起一场贯穿全年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当好新时代金华答卷人”大调研,全市上下第一时间动员部署、全员行动。4万余名党员干部深入全市147个乡镇街道、3300多个村(社区)以及企业、机关、学校等开展大调研,实现了调研主体和调研对象的全覆盖。当前,金华正处在奋力推进现代化都市区建设的关键时期,对做好调查研究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无限金华客户端特开设《大调研手记》专栏,形成以调研抓工作、促落实的良好局面,记录全市各级党员干部如何通过大调研转作风、抓落实、促发展。


市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任 方宪文:问计城市生活垃圾分类 


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是民生关键小事,全国文明城市创建的工作标准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对这项工作有硬性指标要求。我市的城市生活垃圾分类效果怎么样?农村垃圾分类有没有经验值得城市借鉴?外地是否有一些成功模式可以学习?带着这些问题,我带队走进婺城区的城市社区、居民小区开展实地调研。

一天时间,我们走了时代花园、明月京华、丽泽花园等 3 个居民小区,与建设、行政执法等职能部门和街道、社区、小区物业的负责人作了深入交流。总的感觉,几个小区环境整洁、管理规范,在实施垃圾分类方面各有探索,但未能形成成熟的模式可供推广。比如,时代花园小区在每个垃圾桶旁安装摄像头,对乱丢垃圾等行为进行监控,同时配有分拣员对垃圾实施 “二次分拣”,但分拣员由小区保洁员兼任,分拣效果不佳。明月京华小区安装了智能垃圾分类设备,居民通过专属智能卡领取印有二维码的垃圾袋,自行分类称重后专桶投放,实现垃圾分类积分制、可溯源,但后续奖惩机制还没建好,同时专用垃圾袋和设备维护的成本较高,财政长期投入有一定压力。丽泽花园小区是浙师大教师的家属区,住户文化层次较高,物业公司也比较负责,将一个 2500 多户的大小区管理得井井有条,但许多住户反映由于前期推行垃圾分类时,对分类的垃圾没有进行分类清运,造成目前很多住户对垃圾分类持观望态度。

座谈会上,大家都觉得推进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势在必行,是件好事情,但从交流中得知,垃圾分类“一头热”“一头冷”的现象还普遍存在,职能部门热情高,而基层干部与社区居民相对缺乏积极性。原因也很现实:一是老城区的城市管理基础差、底子薄。我们走访的 3 个小区都是婺城区范围内比较“拿得出手” 的精品小区,而“老城区”中更为量大面广的是连物管公司都没有的开放式社区。“城中街道 240 多个小区中,仅有 12 个小区有物管,18 个小区成立了业委会。”“红湖路社区有 88 个小区,有物管和业委会的各 4 个小区。”“开放式社区流动人口多,很多连卫生费都收不上,垃圾清运尚不及时,更别说垃圾分类了。” 二是工作标准不高,缺乏长效机制。“不少小区垃圾分类工作目前更多地停留在发放垃圾桶、垃圾袋这个层面,存在遇到检查 ‘一阵风’搞突击现象。”“每个小区垃圾桶的数量不一样,有的 2 个、有的 3 个、有的 4 个,分类的标准不明确。”“环卫工人巴不得每天都搞创建,这样环境卫生就都有街道、社区的人去管。” 三是后续处理跟不上,制约手段还很缺乏。“一开始居民分类的积极性还是蛮高的,但看到认认真真分好的垃圾没有实行分类清运,就再也不来分了。”“人都是怕麻烦的,分不分类都一样,光靠自觉效果不好,小区里哪个垃圾桶开着,那个垃圾桶就最快被填满。”“有的物业公司设在上海、杭州,它们认为垃圾分类吃力不讨好,我们也没有好的约束手段。”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畅所欲言讲得很实在,既倒苦水也提出了许多好建议。一是分类方法既要借鉴农村经验,又要针对城市实际。我市作为农村生活垃圾“二次四分法”的发源地,理应在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置上走在前列,但由于城市和农村在生活方式、垃圾桶设置和垃圾处置方式上不尽相同,特别是可腐烂垃圾对绝大多数城市居民来说无法实现就地堆肥,故城市垃圾分类不能简单套用农村“可烂、不可烂”办法,必须针对城市实际探索垃圾分类办法。二是分类标准既要科学合理,又要简单易行。我市农村生活垃圾分类之所以取得成功,关键在于“可烂、不可烂”这一分类标准既科学又简便。目前,城市垃圾大多按照厨余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有害垃圾等进行分类,可以说科学性有余、操作性不足,建议借鉴农村“可烂、不可烂”办法,按“干”“湿”两类进行分类。根据有关方面统计,城市生活垃圾中,以包装盒、包装袋为主的“干”垃圾与以餐厨垃圾、盥洗垃圾为主的“湿”垃圾之比大约为 6:4,只要将包装物等可回收垃圾分离出来,就能实现较好的减量。三是既要重视源头分类,又要做好后续处理。垃圾分类的后端处置要与源头分类同步,投放、收集、运输、处置四个环节都要规范化、标准化运行,切实根治“前端在分类,后端大杂烩”问题。

在交流中,我得知婺城区今年 3 月曾赴外地学习考察垃圾分类经验,正在对接杭州的“虎哥回收”。“虎哥回收”依托政府扶持资金(1.25 元/天·户)设立独立的回收系统。在前端,通过专人上门回收生活垃圾,将可回收垃圾称重后向住户支付“环保金”,“环保金”可兑换相应商品。“从下单到上门不到一个小时,工作人员着装统一、搬运专业,特别是给每件废旧品都打上条形码,方便查找不小心遗漏其中的东西,给人感觉细心而贴心。” 婺城区城管办潘主任向我们介绍。在后端,通过自有物流、仓储和分拣体系,将可回收垃圾送入再生企业、国家定点拆解企业再生利用或处置,实现再生资源分选处理和规范化管理。目前,该模式已在余杭区成功运行了两年多,余杭区试点小区的居民平均参与率超过 80%。听了以后,我觉得通过市场化的途径来推进城市垃圾分类减量不失为一条可行之路。

看了一路、问了一路、谈了一路、想了一路,时间不长却收获很多。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可谓“世界性难题”,这次只是通过调研来问需、问计,后续的推进和减量无疑任重而道远。但我坚信,随着大调研的深入推进,全市抓落实的氛围一定会越来越浓。只要我们以只争朝夕的劲头,脚踏实地的干,类似的难题一定会一个个破题,事关企业和群众的难事、实事一定能办成办好。

(责编:严可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