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响全面小康协奏曲:“八八战略”实施15周年之城乡协调

余姚梁弄镇横坎头村红色旅游带动发展。 董旭明 魏志阳 陈斌荣 摄

2018年2月4日,立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正式发布,这一宏大战略,必将载入中国城乡协调发展的史册。

历史总是由一个个瞬间组成,一路向前,又有迹可循。

15年前,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擘画“八八战略”时指出,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城乡协调发展优势,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在习近平的设计主导下,浙江启动了影响深远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出台了《浙江省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纲要》……城乡一体化的浙江探索,从此翻开了新的篇章。

一枝一叶总关情。习近平总书记始终关心着浙江城乡协调发展,2015年5月来浙考察时,要求浙江在加快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上,继续发挥先行和示范作用。

历届省委不忘初心、接续奋斗,努力交出一份人民群众满意、经得起时代检验的答卷: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4956元,连续33年居全国各省区之首;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为2.054∶1,为全国各省区最低。

城市繁华、乡村美丽,浙江大地铺陈出一幅城乡携手前行、共创美好生活的动人画卷。

“把城市和乡村作为一个整体来谋划”

我省有条件、有必要、有责任抓好城乡统筹,逐步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率先在全国走出一条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城乡一体化发展的路子。——习近平2004年2月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究班上的发言

家住农村、工作在市区,一趟公交接驳,自由往返城乡,嘉兴市民张垚琴觉得,这就是理想生活;

秀洲区洪合镇的嘉兴图书馆分馆里坐满了读者,小镇居民邬荣君为能享受城市公共服务而舒心;

嘉善陶庄镇汾南村,73岁老人李兰珍不为养老担忧,镇里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为她提供送餐服务……

“村里的日子跟城里一样好”,3个嘉兴人的生活图景,折射出城乡协调发展的深度。2017年,嘉兴城乡收入比继续保持全省最低,成为统筹城乡发展的典范。

在人类社会发展中,城与乡,是一对极其重要、又极难处理的关系。

进入新世纪,工业化、市场化、城市化迅猛发展,一些地方城乡差距不断拉大,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更加显露,成为实现全面小康和现代化的一大掣肘。

当时的浙江,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3%,农民人均纯收入连续18年领跑全国,但不断缩小的城乡居民收入比,却在2002年前后又开始扩大。

城乡关系,何去何从?

在浙江各地调研时,习近平反复强调,“把城市和乡村作为一个整体来谋划”“跳出‘三农’抓三农”“统筹城乡兴‘三农’”。

一念起,万水千山。“八八战略”把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揭开了浙江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序幕。

完善城乡规划,是这篇文章的序曲——

浙江始终把统筹城乡规划,作为加快城乡一体化的首要任务来抓。

省、市、县建立规划综合协调机构,编制出台《浙江省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纲要》和经济发展、基础设施、生态环境等专项规划;制定市、县域总体规划和村庄布局规划,调整村庄布局和规模,完善城乡交通道路、农村教育卫生等专项规划。

增加农村投入,是城对乡的反哺——

浙江坚持公共财政向“三农”倾斜,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乡村康庄”等十大工程,不断改善农村生产生活条件;探索“村企结对”,1.57万家企业参与新农村建设……

10余年来,浙江持续转变思维和工作方式,始终把工业与农业、城市与乡村、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的发展,作为一个整体来统筹,加快形成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工农互惠、城乡一体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

党的十九大铺开了乡村振兴的美好图景,而在迈向“两个高水平”之路上,浙江坚持城乡并重,加快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切实提高发展的协同性和整体性。

当前,按照省第十四次党代会部署,浙江正不断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促进城乡在规划布局、要素配置、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相互融合和共同发展,加快实现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居民收入均衡化、产业发展融合化。

“新型城市化与新农村建设的双轮驱动”

要继续推进新农村建设,使之与新型城镇化协调发展、互惠一体,形成双轮驱动。——习近平2015年4月30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

在浙江工作时,习近平常说:“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改变农村普遍存在的‘脏、乱、散、差’的状况,城市发展得越快、搞得越漂亮,城乡的反差就越大。”

2003年6月,“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启动。这一历史性的创举,成为新农村建设的重要载体,从此改变了浙江乡村的命运。

希望新村,是衢州衢江区双桥乡的一个移民村。曾经,这里“水浑浑路黄黄,进出全靠雨鞋蹚”;而今,村容整洁、环境舒适,村民感叹:“住在这里真好!”

因为“千万工程”,1万多个浙江村庄,通过道路硬化、卫生改厕、河沟清淤、农房改造等,告别“脏、乱、散、差”,1000个中心村成了全面小康示范村。

凡是为民造福的事,一定要千方百计办好。

连续10多年,浙江每年选择一个典型县市,召开“千万工程”现场会推进工作。2010年,浙江又制定实施“美丽乡村建设行动计划”,把“千万工程”推向新的高潮。

桐庐县江南镇环溪村风光迷人,游客络绎不绝。村委会主任周忠莲说,环溪村在开展“千万工程”基础上,不断深化美丽乡村建设,成为住建部评定的首批美丽宜居示范村。全村共有民宿55家。

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推进万村景区化建设。为此,桐庐又将环溪等5个村联合起来,成功创建国家4A级旅游景区。

从“千万工程”到美丽乡村、万村景区化,浙江不断推动城市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城市公共服务事业向农村覆盖、城市文明向农村辐射。

2017年,全省农家乐经营农户达2.05万户,当年接待游客3.4亿人次,比上年增长21.6%,营业收入353.8亿元,比上年增长20.5%。

又是一个值得定格的瞬间!

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成为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重要载体。

今年4月,省委、省政府出台《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高水平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行动计划(2018—2022年)》,全面开启万家新型农业主体提升、万个景区村庄创建、万家文化礼堂引领、万村善治示范、万元农民收入新增等“五万工程”。

以“五万工程”为基础,浙江全力实施“五大行动”,迈上了高水平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新征程。乡村产业振兴行动,全面加快农村产业融合发展;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行动,全面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新格局;乡村文化兴盛行动,全面塑造淳朴文明良好乡风;自治法治德治“三治结合”提升行动,全面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富民惠民行动,全面促进全体农民共同富裕。它们指向的,是高质量的现代农业、美丽乡村、乡村生活,是特质发展的乡村,更是融合发展的城乡。

在城乡一体化实践中,新农村建设与新型城镇化要形成双轮驱动。

确立“八八战略”时,习近平就强调,大力推进城市化战略,进一步增强城市的集聚、辐射和带动功能。2006年的全省城市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提出坚定不移地走新型城市化道路。

围绕这一目标,10余年来,浙江始终在践行——率先实施差别化落户政策,率先推进城乡居民户籍登记制度改革,深入实施“千万农民素质培训工程”……不断突破城乡二元结构藩篱,让城市带着乡村一起奔向“两个高水平”。

2015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上再次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实现现代化,必须抓好城市这个“火车头”。

遵循这一指示,浙江加快推进杭州、宁波、温州、金义四大都市区的建设,到2022年四大都市区的经济总量将占全省的70%以上。

同时,浙江以培育中小城市和中心镇为依托,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带动和促进农村的工业化和现代化。

2015年,浙江又创造性提出建设特色小镇。特色小镇,以产业为依托,成为城乡融合新平台,彰显着“新型城市化与新农村建设双轮驱动”的战略路径。

如今,特色小镇已走向全国,成为城乡一体化发展路上的靓丽风景。

“全面小康,一个也不能少”

浙江经济社会发展到现阶段,按照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要求,我们应该把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特别是帮扶城乡困难群众放到更为突出的位置。——摘自“之江新语”《把帮扶困难群众放到更突出位置》

巍巍四明,群山欢腾。

今年3月初,宁波余姚市梁弄镇横坎头村全体党员收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总书记在信中勉励他们传承好红色基因,发挥好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同乡亲们一道,再接再厉、苦干实干,努力建设富裕、文明、宜居的美丽乡村。

喜讯传来,浙江儿女备感振奋。

“全面小康,一个也不能少。”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的铿锵承诺,也是浙江干部群众熟悉的叮咛。

2003年1月,在全省农村工作会议上,省委、省政府承诺:“现代化建设不能留盲区死角,实现全面小康一个乡镇也不能掉队。”

此后不久,省两会召开,习近平在参加温州代表团审议时说:“现在的贫困问题不是块状贫困,而是星星点点的点状贫困,这要求我们扶贫工作观念要明晰,定位要准确,要做到因地制宜‘真扶贫,扶真贫’。”

为此,我省先后制定推进欠发达地区加快发展的政策文件,部署实施欠发达乡镇奔小康、山海协作、百亿帮扶致富建设等扶贫工程,还创立结对帮扶制度,从各个层次、角度推进扶贫,确保扶贫无死角、全覆盖。

这是扶贫开发战略、路径、方式的重大变革,是对欠发达地区和低收入农户的深切关怀。

2015年,全省家庭年人均收入4600元以下绝对贫困现象全面消除,26个欠发达县一次性摘帽;2016年,全省低收入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万元,达到10169元。

武义县,曾因下山脱贫创下奇迹,如今又通过发展农村电商,实现农村经济的二次腾飞。

桐琴镇上夫山村,从海拔800多米的高山搬来,只有348名村民。新的家园,就在凤凰山工业园旁,村民纷纷进厂务工,生活条件大大改善。随着电子商务崛起,上夫山村民又做起电商,为园区企业销售保温杯、沙滩椅等产品,去年人均收入超过两万元。

看到电商发展的蓬勃态势,上夫山村腾出综合楼,出租给电商企业和经营户,年租金可达16万元,成功实现“摘帽”。眼下,筹资新盖的电子商务大楼又将投入使用,成为村集体经济的新增长点。

数据显示,2017年底,全省建成农村电商服务点1.64万个、建制村覆盖率60%,农产品网络零售506.2亿元,增长27.8%。越来越多的乡村,因为一根网线,打破了城乡空间限制,分享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机遇。

今年4月19日,我省又启动“千企结千村 消灭薄弱村”专项行动,继续向集体经济薄弱村宣战。

这些年,浙江始终把全省财政支出增量的三分之二以上用于民生,加快社会保险制度城乡统筹,基本实现社会保障从制度全覆盖提升到人的全覆盖。

“两个高水平”建设路上,浙江始终牢记嘱托,践行“全面小康,一个也不能少”的诺言。

“使城乡居民共享现代文明”

统筹城乡产业发展,统筹城乡就业和社会保障,统筹城乡社会事业发展,统筹城乡基础设施建设,统筹城乡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逐渐缩小城乡差别。——习近平2004年3月在嘉兴调研时的讲话

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让人人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的集中体现。

在浙江工作时,习近平曾反复强调,要坚持统筹城乡发展的方略,使城乡居民共同富裕、共享现代文明。

一场力度空前的城乡综合配套改革,在城乡之间的鸿沟上,架设起一座座桥梁,让农民群体大步跨越、追赶时代。

义乌人,以善于抓机遇著称。

2003年,义乌与全省同步,作出推进城乡一体化决策,把全市800个行政村统筹规划为290个社区。

紧接着,通过“强县扩权”改革,全面启动城市化进程:引导工商业主投资农业领域,设立农业产业化扶持资金,实施农业“强龙”工程;扩展中心城区面积,加快农村向社区、农民向市民、农业向企业转变。

如今,义乌中心城区已扩大到100多平方公里,要素集聚和辐射带动功能不断升级,实现了农业更强、农村更美、农民更富的目标。

2008年4月,省委、省政府部署,设立三大省级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并将嘉兴、义乌两地作为全省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点。

嘉兴市以优化土地使用制度改革为核心,以“两分两换”试点为突破口,全面统筹城乡发展,在全国引起关注。

义乌市重点推进“土地承包权换保障、宅基地换住房”等改革项目,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一体化,极大转变农民生产生活方式。

一系列改革之举,促进城乡要素的优化配置,经济增长方式的加快转变,让财富源泉充分涌流。

牢记习总书记的嘱托,我省更进一步、更快一步推进城乡综合配套改革,持续发挥体制机制新优势,增强城乡发展一体化的新动能。

改革的根本目的最终指向:让农民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姚根土,德清的一位老农民。他的人生轨迹,刻画出这场巨大的时代变革,也印证着城乡协调发展的浙江探索。

在灯塔村,姚根土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2013年初,县里的工作人员找到他,调查所有“农家资产”:林地、田地、宅基地和农房,包括村集体资产份额,并颁发了资产证明。

这年9月,他被告知,全县开展户籍制度改革,已取消农业和非农业户口之分。从此,他可享受与城里人同等的教育、就业、社保等权益,且依然有“农家资产”。

几乎同时,在当地实施的农房集聚改造中,他从灯塔村搬到上柏鸿丰新村——一个现代化的新农村社区,出门就是菜场,百米外有医院。每月,他和妻子还能领到3000多元养老保险金。

过上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弱有所助的生活,这是中国农民的千年梦想。如今,在德清,通过城乡一体化的不懈探索,30万农民已开始圆梦。

缩小城乡差距,关键在于缩小城乡公共服务的差距。

近年来,浙江大力推进城乡公共服务标准化均等化,使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切实地惠及全省人民——

高标准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化,全省所有县(市、区)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县评估;

推进医学人才和城市医院“双下沉”,全省县域皆有名院、县级医院皆有专家;

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制度,社会保障基本实现由制度全覆盖向人群全覆盖转变……

种种改变,正如“之江新语”《从“两种人”看“三农”问题》所描述的:“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让农民共享发展成果,共享现代文明。”

后记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在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征程中,东海之滨的浙江,正以更大的决心、更高的目标、更强的力度,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奋力走在乡村振兴前列,高水平谱写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新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