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事快评】坚持“土特简”,无需“高大上” ——对当前和美乡村建设和乡村旅游开发的几点思考

无限金华客户端6月20日消息 金华广电特约评论员 陈公炎

当前,各地和美乡村建设与乡村旅游开发如火如荼,恰如一缕春风吹拂,八婺大地处处焕发着新的生机与活力,越来越多的和美乡村已真正成为人民群众满意的幸福家园。

但是这一个多月来,笔者通过到一些村庄实地考察,与部分干部、村民的深入了解,结合有的读者给我来信来电反映的情况,感到当前和美乡村建设和乡村旅游开发中存在着急功近利、劳民伤财、贪大求洋等思想误区和问题:有的村把流经村庄的小溪堤岸都用条石混凝土砌得跟城市公园里的鱼池一样,虽然堤岸牢固了,但龟鳖鱼虾却无处藏身了;有的村砍掉自家门前屋后的瓜果树木,动辄花数千数万元一棵从外地购进一批批景观树,村集体经济却负债累累;有的村连护坡也用水泥硬化,弄得寸草不生,还计划用大片良田建公园;有的地方为图省事,一个区域内都找一家设计公司设计,建起来后大家都感到有些雷同;还有的村高价聘请设计院来规划设计,看起来“高大上”很漂亮,但村里缺少资金往往实施不了,个别建起来的也成了“花瓶”……这些问题亟需引起高度重视,认真加以研究解决。

笔者以为,搞和美乡村建设,根本目的无外乎就是“改善人居环境,发展乡村旅游”。在农村人口大规模流失并日益空心化背景下,和美乡村建设归根结底应落脚在发展乡村旅游上,在自己住得舒坦的同时,想方没法吸引城里人来玩,好赚他们的钱。

那么乡村旅游靠什么吸引他们?当然得有好看的、好吃的、好玩的、好爽的!旅游本质上是一种以较低成本实现全新角色替换的人生体验模式,是人们花可承担代价去尝试新角色的行为过程。所以美丽乡村建设必须投其所好,对城里人有诱惑才行。要做到真正有诱惑,我认为要在“土、特、简”三个字上下功夫。

“土”,就是乡土、本土、泥土,冒土气,有土味。乡村就要有乡村的样子。事实上,乡村之所以美丽,能勾起乡愁,关键就在于它的“土”,在于其和城市风貌的不同。当然,“土”不是破破烂烂、杂乱无章、污水乱流,而是在保护好农村自然生态,在把人居环境搞得干净整洁的同时,尽量用当地的土、木、石、竹等乡土材料修建公园、修整房屋、修路架桥,尽量保持原来山、水、林、田、池、草、屋的格局,尽量因地制宜、修旧如旧,保留田园风光。

我们每个人各自扮演着不同的社会角色,所以对自身扮演之外的角色天生充满好奇。城里人也是一样,他们对真正的乡下人也是好奇的,反而对于自己一模一样生活的城里人角色感到缺乏新鲜感,所以乡下人要诱惑城里人,必须倒过来想城里人缺什么、需要什么,按照缺什么建什么的方式去打造和美乡村。乡里人不待见的,恰恰是城里人稀罕的、喜欢的。比如,乡下人自觉老土的、落后的、原始的、不好意思拿出来的,成天看着不顺眼的,熟视无睹的,自己不愿意干的,反倒是城里人眼中的好东西!

城里人之所以愿意到乡下去游玩,希望看到的是淳朴的民风、和谐的乡村、优美的田园、良好的生态、绿色的食材,你如果把乡下搞得像城市,城里人有必要跑到这个洋不洋、土不土的所谓乡下去砸钱么?一个淳朴的村姑非要要涂脂抹粉扮妖精,城不城乡不乡,不伦不类,一定会让人大倒胃口。和美乡村建设也好、乡村生态文化旅游也好,必须牢牢抓住乡村要像个乡村这个根本不放。当世界都已高度现代化,唯有回到从前才是真正时尚!要让城里人惦记你,乡村要老老实实做个“村姑”,千万不能一激动,就把一个好端端的乡村变成了城市。

还有,要加强村民教育,提高文明程度。这是美丽乡村建设、发展乡村旅游的应有之义。乡村旅游的魅力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淳朴民风民俗。一定要认识到,发展乡村旅游,淳朴民风是宝贵资源,不少乡村旅游景点景区还没开始就欺客宰客,生意自然越做越死。

“特”,就是特点、特色、特质,有独到、独特之处。旅游靠的是处处有惊喜,是吸引游客打发闲余时光,游客追求的是不确定性拥有和个性化体验,以及这种体验中的全部故事和过程,这才是乡村旅游的魅力所在。游客来了看到了他没看到的、吃到了没吃过的、玩过了没玩过的、经历了没经历的、买到了没曾买过的、感受了未曾感受的,他就高兴,就感到不虚此行。旅游开发成败关键就在于游客有没这种独特的体验和获得感。到你这儿,抓到了一条小鱼、摘了一根生态黄瓜有收获;你说这儿一棵神树很灵,拜了有福,他因此信心满满。能够做到这样,乡村旅游就能发展得起来。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搞千村一面,如果你是游客,自己觉得有意思吗?舍得花钱去看去玩吗?

“百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每个村子的大小不一,基础不同,风俗有别,地理位置、历史沿革等各有差异。要想搞好美丽乡村建设,那就必须要稳住心神,沉下身子,从各方面来分析这个村子的优劣势,科学把握乡村的多样性、差异性、区域性,因地制宜,分类施策,一村一策,针对这个村子的实际,顺势做出特色。只要用心去找,每个村子都有它的独特之处,关键是一要发现,二要抓住,那就是这个村的亮点。通过集思广益,多方研磨,对这个村的和美乡村建设,拿出盘子,定出调子。这个阶段可以不厌其烦,几易其稿,一旦定下来,那就毫不动摇地抓下去。

我的老家磐安县尚湖镇陈董村,刚建了幢很漂亮的综合楼,村里很想借机与文化礼堂建设等通盘考虑搞好整个乡村建设,但总感觉到村里没有什么说得上的特别之处。我跟村干部说,村里有“流三府”风景胜地,盘踞村庄四周有“青龙山”、“白虎山”、“乌龟山”,村中央有水塘、有穿村而过的溪流,村口有“小孩受惊,一拜就灵”的千年古树,有步步登高的“上马石”,还出了作家、团政委、二等功臣……把这些元素好好地搜集挖掘,通盘计划,整体设计,怎么会没有特色内涵呢?村干部听后都说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建设和美乡村、发展乡村旅游就是要充分挖掘农村、农业、农民的生产、生活、生态全部要素、全部环节、全部过程的资源潜力,努力实现“三农”、“三生”资源要素全景观化、全产品化、全市场化的有机整合。只有尽可能地用农民看不上的、当成废物的资源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才能实现资源效益最大化。要知道,乡村旅游主要对象不是农民,千万不能用农民的眼光来看待和发展乡村旅游。

“简”,就是简单、简朴、简便,体现简单的美。乡村建设不适合一味搞大投资,更不是盲目砸钱就能做成事。农村总体上还不富裕,要尽可能实现投资减量化。盲目上重资产投资项目是美丽乡村建设的最大问题,也是乡村旅游开发的大忌,贻害无穷。动辄上千万上亿的投资,一个小村庄的乡村旅游,什么时候赚得回来?仅利息就可以压死一群人。量力而行,因地制宜,花最少的钱办最好的事,这是乡村建设应始终坚持的理念。

把乡村设计得高档漂亮一点,包括尽可能加入一些艺术元素本是好事,但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旅游一定不能按所谓艺术唯美、抽象文化、追求“高大上”的视觉冲击来取胜,毕竟,和美乡村建设不是艺术创作,而是市场行为。在实际操作中,既要充分考虑乡土特色和乡村魅力,还要从乡村经济基础出发量力而行,这样才能真正拥有生活气息进而拥有消费者。

前几日,我到永康市石柱镇塘里村参观见学,这个地域面积760亩、总人口不过360人的小村庄,在三四年前,犄角旮旯的垃圾和废弃物还随处可见。现在走进塘里,山水古城融为一体,悄然而起的文化礼堂、风光一片的民宿、私厨,在这座古村里,人文与山水融合,百工馆、顾盼廊、家训馆、妇女之家、孙权文化园把文化的内涵体现得恰到好处,依托旧房修建的牦牛奶体验馆、牛栏咖啡、简易民宿让文化的外延伸展到了村子的边边角角。近年来,塘里村因地制宜开展文化礼堂建设,村文化中心、孙权文化园、书画中心等20多处精致的点位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礼堂群,而这些已然是大美乡村中最亮、最美的一条文化风景线。村庄也因此先后荣获浙江省生态文化村、浙江省森林村庄、金华市文化示范村、金华市十佳文化礼堂、永康十大最美乡村、永康市街角小品示范村等荣誉称号。我觉得,塘里村坚持村有村“色”,村有村“味”,因地制宜、量力而行地建设和美乡村的经验做法,值得绝大部分乡村学习借鉴。

(作者为金华市工商联党组成员、总商会党委副书记,金华智库学会专家组专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