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朗读】诗词里的二十四节气·小满

无限金华客户端5月21日消息

撰文:敬源    朗读:爱莉

二十四节气的名称,大多可以顾名思义,比如“立春”、 “夏至”、“霜降”。但是“小满”却多少有些令人费解。“小满”,“满”的究竟是什么呢?

“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在北方,此时正是小麦籽粒刚刚开始饱满,却还没有丰满成熟的时节,所以叫做“小满”。在南方,则正是雨水丰盈,适宜蓄水栽插水稻的时候,对于河流与稻田也是“小满”。

说来,“小满”正是万物生气盎然、又从容不迫的时光,充满了诗的意象。但打开古代的诗集,你会发现直接以“小满”为题,或是入诗的诗词真是少之又少。“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留下的这首五言绝句,几乎成了现存诗歌中直接以《小满》为题诗作的孤篇。

夜莺啼绿柳,皓月醒长空。

最爱垄头麦,迎风笑落红。

(宋·欧阳修《小满》)

在诗句中,想找到带有“小满”两个字的,其实也不容易。只有几位不太有名气的诗人给我们留下了一些遗迹,其中一首这样写到:

缫作缫车急急作,东家煮茧玉满镬,西家捲丝雪满籰。

汝家蚕迟犹未箔,小满已过枣花落。

(宋·邵定《缫车》)

一首催促农家不误时节,抓紧养蚕的词,是不是听得你也觉得有些索然呢?其实,小满时节最美的诗歌,并不在字面上,都藏在了这个时节的风物里。

小满时节,榴花初开、荷花吐蕊、枇杷半黄、桑葚乌黑,如此鲜明而热烈的色彩,流淌在诗人笔下,绘出的是一个斑斓的初夏。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

碧纱窗下水沈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宋·苏轼《阮郎归》)

午梦初醒的少女,被这花红柳绿的美景所打动,索性拿来一个精致的瓷盘,到清池边玩水嬉闹。水花溅到荷叶上,一下碎开,又迅速地汇成一粒圆润晶亮的水滴。少女此刻内心的喜悦、兴奋、不能自持,与这初熟的盛夏相得益彰。在这榴花初绽的夏天,号称“苏门四学士”之一的才子黄庭坚,却与他的老师苏轼不同,给我们留下的是一首凄婉的离别词。

槐绿低窗暗,榴红照眼明。

玉人邀我少留行。无奈一帆烟雨画船轻。


柳叶随歌皱,梨花与泪倾。

别时不似见时情。今夜月明江上酒初醒。

(宋·黄庭坚《南歌子》)

临行饯别,伊人泪如雨倾。但在“去”与“留”间,正在仕途上踌躇满志的这位才子,又怎么可能做到“不负如来不负卿”?仕途充满了诱惑,却也充满了艰险。金玉满堂有时候倒不如浪迹江湖来得惬意。辛弃疾虽然壮志难酬,但也有纵情山水田园的解脱与放达。

春雨满,秧新谷。闲日永,眠黄犊。

看云连麦垄,雪堆蚕簇,若要足时今足矣,以为未足何时足。

被野老、相扶入东园,枇杷熟。

(宋·辛弃疾《满江红·山居即事》)

农谚说:小满枇杷黄,小满桑葚黑。在这春夏之交的时节,桑葚尤其醉人。早在诗经的时代,就有鸟儿吃多了桑葚会昏醉的传说。于是人们吟诵“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诗经·卫风·氓》),以此提醒怀春的少女不要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桑葚,因为古代桑树种植面积的不断扩大而成为了最为“平民化”的一种水果,在描写初夏尤其是“小满”时节的诗歌中,总少不了它的踪迹。欧阳修在诗中这样写到:“黄鹂留鸣桑葚美,紫樱桃熟麦风凉”(宋·欧阳修《再至汝阴》);范成大也吟出这样的诗句:“卢柑梅子黄,樱桃桑椹紫”(宋·范成大《书事》);而陆游对于桑葚似乎也情有独钟,“槃箸索然君勿笑,桑间紫椹正累累”(宋·陆游《咏园中草木》)。

小满,还是南方水稻插秧的节气,重视农业的中国人关于这一农事的诗歌自然不少。但在最后,我想读一首传说五代十国时期的《插秧歌》,朴素,而充满了哲理。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底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欢迎投稿

爱朗读的你可将你的音频、视频作品+作品文字+朗读者文字简介+朗读者照片发送至jhwebsite@qq.com。

【我们爱朗读】邀请你来发声!

(责编:沈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