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 四十人】老金华 老时光 灰白照片里的城市记忆

无限金华客户端2月23日消息

一溜的黛瓦白墙青石板,一群老金华在街边早餐铺喝粥吃饼。靠背竹椅上的老人家晒着太阳聊着天,半米开外就是买菜的大妈提篮而过。老街上的一切,喧闹却和谐!

城市总是在迭代更新,不讲装潢的早餐铺子,没有Kevin只有王师傅的理发店,都在慢慢地隐退。或许只有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还能唤醒儿时的回忆······

△八咏老街

金华八咏老街位于江北主城区,属于古子城历史街区保护范围内。金华古子城历史街区由宋代发展至今,随着历史变迁已几经修建,以八咏路、酒坊巷、鼓楼里为代表的传统街巷也成了古子城历史街区重要的组成部分。

八咏老街现已成为古子城古玩一条街,两侧的仿明清建筑再现历史风貌,整条老街都是经营古玩字画、木雕、玉石、钱币、工艺品等的店铺。相比如今的熙熙攘攘,老照片里的老街坊间的寻常问候,会更显亲近吧!

△酒坊巷

酒坊巷,金华古子城中最出名的一条街巷,因开有戚家酒坊而闻名。当年的金华酒,曾赢得“天下第一酒”的美誉,还被写进《金瓶梅》,成了西门庆过年送礼的指定用酒。

酒坊巷曾经的住户,都有些说头。比如126号,是曾任民国教育部秘书长黄人望的家;街口那一溜平房,曾是国民党京沪杭警备部司令汤恩伯的公馆;在这条巷子里,还曾入驻18家抗战刊物······

如今走进这条千年古巷,却早已不再是昔日模样。曾经馥郁的酒香,已经被时光冲淡许多。

△水门巷

一年四季,水门巷都醒得很早。那个年代,金华还没有自来水,住得离婺江不远的居民,都要一早到江里挑水。那时候的江水,可是现在的人想不出的甘甜清冽。每天水门巷南口的河埠头,都是闲不下来的。忙碌的家庭主妇,一早伺候男人上了班,孩子上了学,还用竹篮拎着一家老小的脏衣服,到江边的埠头去汰洗。

夏天的晚上,是水门巷居民的夜宴。只要西晒的太阳影子刚刚移离巷子,就有人往路面泼水降温。天黑前连泼三四遍,巷子就变得凉爽宜人了。于是乎各家纷纷把自家凳子、竹椅、床板搬出来,靠两边摆好,留出中间的空档,供路人行走······

从古子城、八咏街、到二七的近代铁路风潮,江北作为金华城脉所在,一直留存在每代金华人脑海中,有些则消失在历史的浩瀚中,见证了金华城的沧桑岁月。我们会用一张张动人的老照片,让记忆中的画面镌刻永恒,也让心中的旧忆得以传承。

看到金华的一些老照片,尽管旅游君当时都还没出生,但也是能从爷爷奶奶的述说中想象出当年的情景——让我们一起来回忆下吧!

堵车壮观的通济桥,后来在西面加宽拼上一桥,成了双桥,现在又在做加法:西面加宽再拼上一桥,将成为三桥相依的格局,古老的通济桥又一次“青春焕发”。

从西向东远眺通济桥。

近处是金虹桥。远处是双龙大桥,近年来 不断地在修理这座漂亮的现代建筑。

汛期到了,婺江水漫过了上浮桥。那时候经常有勇敢的过桥者被冲进婺江……很可惜上浮桥已经成了历史。

横街口建行大楼,记得刚建起来没多久,就爆破拆除了。就在现在银泰的位置吧。

这张照片是在五一路天桥上拍的,浙赣线从城区穿过,五一路是交通要道,白天火车通过就堵路,那场景是挺壮观的。

金华电影院,当年的票价是0.12元,那时放映的片子也不多,工会、学校几乎每个片子都要组织包场观看。

新华街广场口,金华最热闹的地方,工人俱乐部、金华剧院,现在早已成了历史。

老火车站广场,当时主要交通工具是三轮车。当年这里非常非常繁华。

解放东路金华市府大门口。

解放东路

后街也是金华的一条老街。

雅堂街,对面就是西华寺。旁边就是后街小学,那时也是一所“名校”,可惜说没就没了。

八一北街和环城北路立交施工。(2002年8月摄)

人民广场文化路市场

三江六岸/1992年7月

这里熟悉吗?嘿嘿。

还是桥头,以前是自行车,现在都是汽车了。

这里是哪里呢?

江北通济桥头,从左到右是,群众剧院,XX大厦,建行钟楼。

91年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时的人民广场。

万佛塔

上浮桥

八咏路、东市街交叉路口。

金华人民广场(1998年)

赤松黄大仙祠(1970年)

金华西大门

金东区原来是一片沙滩和农田。

1960年11月26日,朱德视察金华双龙水电站并游览双龙洞。

1992年10月28日92岁高龄严济慈游览双龙洞。

1960年3月14日毛泽东视察金华双龙水电站。

责编:周晗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