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事快评】走山读山山非山,山就是山

无限金华客户端2月19日消息 金华广播电视总台《网事快评》特约评论员 吴远龙

上午,作一脸的思想状,临近午时,揉揉发胀的额头,突然间想应当善待下自己。于是,下午,约上吃饭大学的曹教授冯教授,走山山下曹一带的金华山。只见,近山远山满目绿,浅水深山放眼翠,果然心旷神怡。山下曹水库的水已无往昔的深遂,偶见几人垂钓其中,问,几鱼上钩?钓者淡淡一笑,回曰:无有。顿悟,钓鱼钓的只是心情,如走山,山不在高,只为那份自我的放纵,及其往高处走时的期许,还有下山时的豁达。

行走间,又犯老病,脑中总有一个声音滴咕着:山是何物?这不,思考的习惯是如此的顽固不化,所谓“生定的性,铸定的秤”是也。

见山是山。那是,首先看到的肯定是山作为物质的存在,见与不见,它都在,即便风光不于四时同,山终究是山,它可感知,能触摸,不以人之喜好而改变。

山不是山。这有些玄机。山咋就不是山呢?这与人的心境及造化有关。山,它不是简单的物质存在,山是生命体,如人一般,有灵性,有德性,有生长也有衰竭,它同样需要生命的尊重。记得,去年十月,去磐安九和乡“九和论和道之三”时,高山双义村的陈老奶奶说过:如果我们全下山,山便无人守护,山会变老。现在想想,甚是,无怪乎先圣们告诚我们:天人合一,敬天敬地敬君子;难怪民间有说道:天不可违,否则会天打雷劈遭报应。想来,因为一度对山的不尊重,人类已经吃尽了苦头,现代病本质上是对自然对山这个生命体不尊重所致。山,是生存的寄托。俗话说,靠山吃山,又说,山旺丁水聚财,极是。旧时,逃避战乱或避难的首选之处,肯定是深山冷坞。为嘛?因为,种些玉米蕃薯,采些野果,砍点柴背根树烧个碳,狩个猎,挖点草药,在农耕时代终究可以保得性命。大饥荒时,总有很多人逃荒到山区。很多人对深山冷坞有人家不解,其实,从生存哲学及历史观比照,自有它的逻辑必然。山,是历史的存在,也是文化的存在。每一座山,都经历了不同历史的洗礼,见证了历史的兴衰,它是有文化故事的。旧时,山是世外桃源,是文人搔客的思想产房,所以往往自称“山人”。之后,山在现代文明冲击下失宠,山外飞速发展的文明,搅乱了大山的定力和山人的知足,“山里毛虫”一度矮人三份,于是,山里但凡年轻的,有些能力的,都突围大山四处讨生,虽成就了一些人,可山野失去了曾经的踏实与生机。再后,世道轮回,山又被尊重了,因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因为钢筋水泥的城市和灰朦朦的天空及其不敢吃的食物,让自以为是的城里人开始了对大山的向往,这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历史,有时真的很好玩,很让人感慨万千。山,是装满文化、填满故事的连续剧,或喜或悲,山无语,却有知。

山还是山。行到高处,悟到深处,山只是山的存在,透过表象看世事,不为风吹草动所惑,这是一种超脱,也是一份淡定。无论怎么变,山的本色就是山,初心未改。

山就是山。或高或低,或险或俊,山,终究是山,这是最清醒的自我认知,想通了,悟透了,又有什么念念放不下……

(责编:陈芮)

相关文章